關於部落格
♥生活♥創作♥美食♥旅行♥

縱然千言萬語,盡在慧語中,
帶著軒情,盡情地織夢。


  • 3603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3

    追蹤人氣

辛酸血淚的攻項西奈山之行(下)

黎明昇起的剎那,有如看見希望,給了我們力量,剛剛歷經的所有痛苦都在這個時候消失無蹤,隨後看見很多人從山頂下來,原來我們一直不是孤單的,很開心回去的路上都有大家陪著,至少不再那麼悲觀,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,一定有辦法的。提起精神,往下坡走,發現路上有不少駱駝屎,眉頭深鎖,我們半夜摸黑上山,不知踩到多少次。
山路有點滑又陡,我不小心滑倒兩次,走在我前面的外國人被嚇到,還是轉身扶我起來,雖然大家互相不認識,對陌生人卻不吝伸出援手,內心湧現一股暖流。
好幾次眺望遠方,就是看不到登山口,如此漫長的路,嘆氣何時才能抵達登山口,儘管感到無力,還是強撐精神一定要走完,絕不能被薄弱的意志力打倒。
因為只想趕快回家,都忘記沒吃東東,褲子也變鬆,一邊走一邊拉褲腰,我看大概有瘦一兩公斤吧!如果想減肥,來這爬山絕對能瘦下來,我保證。
很想坐上駱駝省時省力,但盤纏剩下的不多,要努力守住荷包,咬緊牙關撐下去,告訴自己很快就到登山口。
終於看見山腳下,一下子整個人振奮起來,要衝了,雙腳突然變得好有力氣喔,健步如飛。
又是溝通不良,僅5分鐘車程要5元美金 經過聖凱瑟琳修道院,想進去拍照,它卻要等十一點開門,看手錶才九點,我們不想多逗留一會,此時有人主動搭訕跟我們說,可以載我們去達哈布巴士站,只要付5元美金,雖然半信半疑,但想說很便宜就搭上他的車,沒想到,坐不到5分鐘,就到了登山口,要我們下車,搞什麼啊?欺人太甚,看我們語言不通,還故意騙我們上車,「衰神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們?我們這樣還不夠慘嗎?」當下怒氣衝天,還是冷靜下來。 嚐盡人間冷暖 在登山口又遇到熱心的少年,關心地問我們要如何回去,要幫我們找包車回去,但要250元,又幫我們降到200元,我們搖頭,告訴他我們剩下100元埃鎊,我們離開,沒多久,少年追上來說可以殺到150元,我們還是婉拒他的幫忙,非常感謝他努力幫我們想辦法。 頂著豔陽走十分鐘的路走到前一晚住的旅舍,幫我們打聽包車的人不在,又要重新解釋一番,對方的答案一樣,叫包車去達哈布要250元埃鎊,沒法殺價,因為今天是星期五(埃及星期五、六是假日)。 我們渴得受不了,買一瓶礦泉水,儘量不亂花錢,在旅舍休息的老伯看我們需要搭車去達哈布,主動表明可以載我們去,給200元就可以,我們強調身上剩下100元,付不起的,儘管我還有10元美金,但旅舍也沒法替我們換埃鎊。 有個看起來很像觀光客的白人少年坐在椅子上喝飲料,我們過去詢問能換埃鎊嗎?卻被無情的拒絕,讓我們非常寒心。 老伯看到Rufen錢包有信用卡,說這可以提款,Rufen講了很多次,她的信用卡沒有提款的功能,但老伯還是聽不懂,雞鴨同講,我們索性不理他,離開旅舍去找包車。
太陽愈來愈熾烈,兩個女生走在荒蕪的公路上,兩旁全是泥沙,非常荒涼,完全沒有遮蔽的地方,兩人快要中暑,有一兩台車主動停車問我們要去那,果不其然,他們不接受150元,只有老伯緊追不捨地開他的廂型車跟隨我們後面。 最後我們決定要回頭去入口處找少年,看能不能用10元美金代替50元埃鎊,加上剩下的100元,湊成150元。 走到一半,有好心的戴頭巾先生停車,面帶微笑問我們要去那裡,我們再次說明情況,每次都要重覆,真的很煩,但還是耐住性子跟他解釋我們的困境。他聽完我們說明,說下午有三點的巴士可到達哈布,我們學到教訓,拿出前一天的車票給他看,慎重確認一下,他看了搖頭,希望又落空了。 戴頭巾先生終於聽懂我們要表達的意思,跟老伯說我們的信用卡是沒有提款的功能,跟戴頭巾先生道別後,繼續找願意接受100元埃鎊+10元美金的司機,告訴自己不能太早放棄,一定還有希望。 不一會,老伯大概想了很久,又開車追上來,表示願意跟我們妥協,老伯要求我們先給錢,我們堅持先載我們到目的地才能給錢,誰不敢保證他不會在半途把我們趕下車,老伯只好同意,當我們確定討價還價沒問題,滿懷欣喜上車。因為一晚都沒睡,一上車就馬上倒頭大睡,經過檢查哨,我們立即清醒,擔心又要給所謂的過路費,老伯說不用,我們鬆一口氣,真的被貪財的埃及人嚇怕了。 近中午抵達巴士站,老伯的任務完成,我們照約定給他錢,並握手道別。
到了最後一刻,衰神還不給我們滾蛋 到了巴士站,表示衰神離開我們?不,還是沒有結束,以為跟前一晚一樣,車票11元,當售票員說20元,我們整個呆若木雞,才過一天就漲兩倍,差點要破口大罵,兩人急得跳腳把全身所有的零錢都掏出來,連鞋子也不放過,最後終於湊到40元,得救了。 飲品部老闆看到我們平安回來,似乎感到很安心,對我們微笑點頭,Fufen要去上洗手間,被小男孩阻擋,要給一元才可進去,Rufen表示只是要洗手,小男孩堅持要先給錢,我火氣直線上升,搞什麼啊?連一元也不放過我們,所幸老闆主動給小男孩一元,讓Rufen進去洗手。 想到或許老闆可以接受美金,碰運氣看看,結果我倆的衰運開始好轉,老闆答應跟我們換埃鎊,太好了,我拿20元美金跟他換,他給我們80元埃鎊,照匯率應是113元埃鎊才對,但能換到埃鎊就感激不盡,如此一來,到了Sharm el-Sheikh就有錢搭taxi回飯店,這下子我倆的苦難歷險記終於正式宣告結束,美金終究還是我們的救命錢。 12點半搭上巴士回Sharm el-Sheikh,再搭taxi去飯店,到飯店已是下午兩點,洗了澡,躺在床上大睡一覺。肥昌瞭解我們的經歷後,默默出門去超市買泡麵來煮給我們吃,經過一天一夜的歷險記,已有23小時沒進食,吃泡麵都覺得十分美味,一下子就吃光光。 幾經波折,終於回到飯店,有種歷劫歸來的的深刻感受,這種感覺是一輩子忘不了的,至今回想仍餘悸猶存,雖然只有23小時,但對我而言,卻有度日如度年的痛苦,要是哆拉A夢的任意門真的存在,早就可以利用它,讓我們立馬回到飯店,不用經歷那麼漫長又辛苦的過程。但是,此行卻讓我成長了許多,也學到很多生活上所沒有的東西,雖然一路嚐盡人間冷暖,謝謝Fufen努力化險為夷,還有許多貴人伸出援手,我們才能平安歸來,就像一場夢,是永遠無法忘記的旅遊回憶,一次就好,千萬別再有第二次了。 其實,我們犯了很嚴重的錯誤,就是沒參加local tour,才會吃到那麼多苦頭,旅遊前務必做好功課,這點非常重要。
拾起悲觀的心情,強顏歡笑地拍照,好歹要留個紀念再回去。
熬夜爬山的我臉色看起來好糟糕,又蓬頭垢面。
【延伸閱讀】2010年埃及行腳日記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